50后开始独立生活!熟龄美食家:趁还有体力做想做的事,优雅老去是再好不过的事

50后开始独立生活!熟龄美食家:趁还有体力做想做的事,优雅老去是再好不过的事

趁还有体力跟心力的时候,赶紧拿出勇气做自己想做的事。人生每一个阶段的生理和心理都在改变,能够正向地接受它,优雅的老去,可说是再好也不过的事了。

一个人的生活有不安,也有如释重负感, 但只要多方尝试,积极正向的面对就够了!

谷岛女士重新开始一个人的生活,正好是刚刚越过人生折返点(译注:即指五○岁)的时刻。在两个儿子长大成人以后,她再度回到单身生活,展开了和以往截然不同的第二幕人生。从专职的家庭主妇时期累积下来的料理实力正式跃上舞台,开始摸索二度独处的每一天。

谷岛女士回头看那一段日子,虽然紧张、忙碌,但十分充实。不过,这样的生活却因为接回高龄的母亲同住戛然中断,取而代之的是成为照顾者的照护生活。

“我照顾母亲三年,每天过着跟打仗一样的日子,忙得不可开交就不用说了,心情更是沮丧低落,常常荡到谷底。不过,也因为亲自经历过这段日子,才懂得珍惜剩下的人生,我一直觉得这是母亲想要传达给我的讯息。”

五年前,谷岛女士又回到了一个人的独居生活。这一次,她看到了迥然相异的风景。

“觉得自己真的老了,扎扎实实地感受到各种不安,幸好也有如释重负的感觉。虽然万事万物无法尽如人意,但只要愿意多方尝试,用积极正向的态度去面对就够了。”

“现在,即使是毫不起眼的小事也能让我感到幸福,对待他人也宽容多了。所谓的人生,应该是一次次经验的累积以及获得的历程吧。”

腌渍物是餐桌的必备品,小份量一人独享恰恰好

 

长年研究“腌渍物”的谷岛女士,接触腌渍物的历史最早要追溯到童年时期,随着季节变换跟在祖母身旁帮忙做腌菜的记忆。时至今日,一个人生活的谷岛女士把腌渍物的做法改良得更方便、更简单了。

▲由右至左分别是“盐(金山寺味噌腌菜干)”、“砂糖(苹果果酱)”、“酱油(柚子醋酱油)”、“酒(威士忌泡香草豆)”、“油(橄榄油浸鳀鱼)”以及“醋(枫糖腌梅子)”。(图/新自然主义出版社提供)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厨房,物品虽然很多,但并没有杂乱无章之感。(图/新自然主义出版社提供)

“一年里头会有几次一煮就是一大锅,然后分装成好几罐。不过,平常自己也喜欢少量制作,一次大概就做一个果酱瓶的量,做太多要吃完也很辛苦,不是吗?”

放置腌渍物的橱柜是这间LDK(译注:附有餐厅、厕所的套房)的主角,上头摆的确实是清一色小巧玲珑的瓶瓶罐罐,一改腌渍物给人的刻板印象,反倒显得轻盈、时尚。

“说起来腌渍物是非常符合科学的,利用盐腌、糖渍、醋渍、酒浸或油浸等方法处理食材,延长食物的存放时间,可说是古老智慧的展现。只要把握住腌渍的基本原则,能腌的食物绝对超乎你的想像。譬如用枫糖浆浸渍黑豆,黑豆会自然变软,而且味道像吃糖煮豆一样。做糖煮豆很费工,如果改用腌渍的方法就简单多了。”谷岛女士笑着说,脸上净是淘气的表情。

人生前半段,下厨是为了做菜给别人吃

 

除了枫糖腌豆以外,其他还有枫糖腌梅子、纯手作辣椒酱……等等,不胜枚举。对始终抱着神农尝百草心情的谷岛女士来说,制作腌渍物其实是一项满足好奇心的快乐工作。

种类繁多的腌渍物可以让单身的饮食生活变得更丰富、更便利。只要打开瓶盖盛盘或者拌入生菜,随意就能变出一道或两道佳肴。

“虽然每天都会准备三餐,不过,总觉得提不起劲为自己好好做一顿饭,不像做菜时听到有人喊:‘肚子好饿!’或者一心一意想做给什么人吃时,就会越做越起劲,两者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谷岛女士来说,在她的人生前半段,下厨是为了“做饭做菜给别人吃”,烹调料理是她对用餐的人展现满满爱意的手段之一,但换成要她为自己大展身手准备料理时,似乎显得意兴阑珊、困难重重。

▲大小不一、造型各异的玻璃瓶充满了手作感,其中包括了打开就可以吃的泡菜、调味料、腌水果等等,数十几种的腌渍物一瓶挨着一瓶地陈列在架上。(图/新自然主义出版社提供)

▲每天早上7点是早餐时间。优格淋上自制的苹果酱,马芬蛋糕搭配水波蛋。(图/新自然主义出版社提供)

▲由右至左分别是鸡翅、义式风味酱(芹菜、洋葱、胡萝卜等甜味蔬菜用橄榄油拌炒)、炒洋葱。无论哪一样,都可以用来做为提味的汤底,都可派上用场。(图/新自然主义出版社提供)

人生后半段,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话说回来,我自己本身其实很喜欢吃,不希望自己煮得不高兴、吃得不开心,所以每天都会想一些新花样,好让自己吃得满足、吃得快乐。”从前,谷岛女士烹调料理,乐于举一反三,同时享受品尝。

不过,过了六十五岁以后,谷岛女士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靠天、靠心情吃饭的人,因为天气和心情的影响,想吃的食物也跟着变来变去,一点儿都不像她的作风。

现在,谷岛女士的饮食习惯切换到了“当下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的模式。为了煮来毫不费工夫,她还常备各种“汤底”。“我会想冰箱里既然有汤底的话,那就做吧,而且,只要少少的量就能使食物变得更美味。像今天的咖哩,虽然是用小锅子煮一人份而已,可是味道绝对正宗、道地。”

为了健康着想不得不吃、没吃完怕浪费不得不吃,假如抱着“不得不吃”的心态吃食物,那么,吃东西就会变成一件索然无味的事。“一个人吃饭希哩呼噜的,花不了几分钟就结束了,不是吗?这样子吃饭实在是太孤单了,所以,食材可以很简单,但菜色尽量丰富一点。要吃得开心才能有益健康。”

▲餐桌旁有一个类似迷你酒吧设计的酒架,摆放了雪利酒、利口酒、白兰地等特地从国外带回来的美酒佳酿。星罗陈列直接把这些美酒转变为装饰品,洋溢着另一种美感。(图/新自然主义出版社提供)

▲傍晚6点左右是每日的晚餐时间。今天的晚餐有五香咖哩鸡翅、生菜沙拉、蒜蓉酱、糖渍花生。如果冰箱里有冷冻的洋葱,就可以轻松煮出一人独享的道地咖哩了。(图/新自然主义出版社提供)

阳台花园是满载恩典的“一方小梦田”

 

谷岛女士的家有一个向外推出的阳台,正好面对目黑川。怎么形容这一块小小的空间呢?谷岛女士喜欢说它是“阳光的驻足地”。一年四季阳光普照,即使是在酷寒的隆冬,九重葛依旧争相开花,热闹极了。

“虽然叫做花园,可是种的大部分都是可以吃的食材。我每天都会来个两、三趟,这里已经是另外一个房间了,同时也是我的实验场。”

除了从种子开始种起的酸豆和迷迭香等香草植物外,还有好几个竹筛点缀其间,原来谷岛女士正在“晒菜干”,而且十分热中。之所以会让她兴起晒菜干的念头,就是因为蔬菜经常煮不完。

“自己一个人而已,小黄瓜煮半根、木耳煮半盒就够了,不管怎么煮都有蔬菜剩下来。现在只要把这些剩菜切一切,摊开放在竹筛上头就可以了。等到蔬菜脱水干透,口感、风味截然不同。菜干可以直接拿来煮糖醋鱼,也适合泡水还原后煲汤,用途广泛,十分百搭。食材通通用完,心情更是舒畅。”

的确,一个人生活,食材往往未煮先烂,造成浪费。不过,把剩余的食材拿来晒成菜干或做成腌渍物,反而变成了随时都可以享用的美味。这其中也展现了智慧,因为原本没吃完浪费不得不吃是一种压力,现在全部变成乐趣了。

一个人的漫漫长夜,埋头在手作世界

 

不管白天再怎么忙碌,到了夜晚就是一个人的独处时间了。偶尔会有夜又深又长,仿佛被某些情绪吞噬的感觉涌上心头。

“碰到这种时候,看书也没有用,什么文字啦、情节啦,通通看不进脑袋里,这时我就会动手。其实,手作不是我的强项,做得也没有特别好,可是我就是很喜欢动手做。当专心在缝件东西或DIY时,便会一头栽进去,根本没有闲工夫想其他事。”

▲小小的阳台被取名为“袖珍小阳台”,木质装饰,天然成趣,让人拥有一种身在世外桃源的惬意。悠然攀爬的九重葛以及朴实无华的香草植物之间,点缀着晒菜干的竹筛,随意错落的乐趣,让这一方天地成为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图/新自然主义出版社提供)

做到最热中的时候,突然灵光闪现,想到好点子,谷岛女士就会开心的手舞足蹈,一旦完成了作品,个中的的成就感自然不在话下。她认为不停劳动双手具有调整情绪的作用,对她而言,手作蕴藏着神奇的疗愈力量。“而且,手上一拿着针线、剪刀,紧张感马上就出来了,不是吗?”

埋头在手作世界的时光,心中原本蠢蠢欲动的惶惶不安不知不觉地消散了,情绪慢慢地转为稳定而充满暖意……。对独居的单身者来说,身怀能够沉淀情绪、丰富心灵的“杀时间”招术,可说是相当重要的技能。

趁着体力还够,拿出勇气做想做的事

 

谷岛女士除了主持烹饪教室以外,最近还加入了录影和电视剧的演出行列,充实的单身生活备受瞩目,工作的范畴也越来越广泛。

“我能得到这些机会,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感激。答应别人的请托,帮忙想题目、策划题材,点点滴滴都是可喜可贺的事。”对于人生后半段才正式登场的工作,谷岛女士希望能走得更久更远。

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可能完全没有不安和寂寞。不过,谷岛女士还有很多想做的事以及能做的事。虽然有犹豫、反复的时候,但只能向前进。

照顾母亲、与至亲告别,对我来说是很好的一堂生命课程。我从这儿看到了人生的终点。”所以,谷岛女士毫不避讳地想像、设计自己人生的最后阶段。餐皿、厨具通通被送走,那里变成一大面书墙。床改到这个位置,方便轮椅进出……。

当然,这些都不是近在眼前的事,谷岛女士参加了一个叫做“女子会”的团体,会里的朋友看到她大口大口吃肉,大家都目瞪口呆,她还跟孙子LINE来LINE去,活力满载的独居生活目前尚在进化中呢!

“趁我还有体力跟心力的时候,赶紧拿出勇气做我想做的事。人生每一个阶段的生理和心理都会改变,能够正向地接受它,优雅的老去,可说是再好也不过的事了。”

▲使用日本手巾为素料,纯手工缝制而成的杯垫,很受烹饪教室的学生和朋友们的欢迎。(图/新自然主义出版社提供)

▲麻绳将来自大自然的树枝绑成纯天然的筷枕或餐具架。(图/新自然主义出版社提供)

▲就在小口小口品尝的同时,一天的疲惫逐渐消失,心灵也慢慢地得到了安慰。虽然是一个人吃饭,但不需要吃得索然无味,这时候酒就成了乐享餐食的最佳绿叶。(图/新自然主义出版社提供)

▲已经养了8年的爱犬萝莉。“照顾母亲的时候,老人家一直吵着要养狗,萝莉就这样成为我们家的一份子。我现在的人生伴侣就是萝莉。”(图/新自然主义出版社提供)

▲工作台后方的错觉图有一个很特别的设计,树上的某些地方做了立体的精致加工。一年四季,不同的应时装饰,烘托出不同的氛围。访问当天,纤细的枝桠挂着偌大的水果干,华丽中带点俏皮。(图/新自然主义出版社提供)

▲68岁的她用起电脑、智慧型手机,一点儿问题也没有,挑战新事物的好奇心依旧很旺盛。(图/新自然主义出版社提供)

一有时间,就会把以前的菜单和平时的感想写在笔记本上。

这些平日随手记下的文字,也被出版社相中,以一个人的独居生活术为主题集结出书。

料理研究家 Tanishima seiko
谷岛圣子

• 1947年出生于神奈川县镰仓市。
• 婚前曾经担任过空服员及口译员,育有二子,自50岁起开始独居,为美食工作坊“MOW”的主持人,经常举办烹饪教室,发表各种食谱。
• 也担任多家餐厅的顾问,十分活跃,不仅是腌渍食物的高手,更是精通各国料理的美食家。

5年前母亲过世后,原来的房子重新翻修成现在的住处兼工作室。目前的住处虽然是位在东京都心,但却是目黑川畔傍水而居、自然环绕的宁静住宅,居住环境十分怡人。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图·文》来源于互联网及用户投稿,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

若有侵权或其他,请联系我们微信号:863274087,我们会第一时间配合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