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商人2个月被骗1亿!打官司多败诉 律师点出关键

失智商人2个月被骗1亿!打官司多败诉 律师点出关键

刘女士的先生原本经商,是个头脑精明的生意人,十多年前婆婆去世后,丈夫开始出现各种异常行为,比如半夜起床独自坐在客厅,刘女士上前关心,丈夫却回骂“你不要吵!没看到我在跟我妈讲败诉方要承担对方的律师费吗话吗?”早上还会质问刘女士“你昨天半夜在跟谁聊天,讲那么久?听起来好像是男人法官潜水救老人的声音!”

不过,丈夫官司榜文并不是整天都有异常败诉后没钱还怎么办言行,在外人眼中看起来都很正常,因此当刘女士将丈夫的情况告知亲友,希望获诈骗得协助时,反而被数落“你听错诈骗罪的立案标准败诉律师费谁承担吧?”“是你自己精神恍惚吧?”甚至扬言“你再这样乱讲,就把你送去精神病院!”

刘女士听了非常害怕,也更加不知所措,只好和亲戚到处求神拜佛、驱鬼除魔,却不见丈夫情况好转。

某天,丈夫告诉刘女士他出了三百败诉了还要付律师费吗万元与人合伙买房,房子却登记在只投资五十万元的对方律师函名下。刘女士疑惑律师地问“为什么登记在他的名下?”丈夫竟然回答“你是笨蛋吗?五比三大都不懂!”

▲刘女士分享失智丈夫遭诈骗与诱拐的经验。(摄影/林芷扬)

后来,丈夫更遭到诈骗集团拐骗,失踪半年,期间刘女士常接到法官夜袭豪宅搜索恐吓电话,并被告知丈夫有间房子已经被拿去贷款一千五百万元。

刘女士指出,他为了找回丈夫多方奔走,寻求官方和民间单位协助未果,最后丈夫回家时身上长满不明肿包,医师怀疑可能与毒品有法官夜袭豪宅搜索关。

十多年前,TW普遍对失智症理解不足,刘女士的丈夫先是被诊断为器质性精神病,七年前才发现是额颞叶型失智症,退化速度快,确诊时已经是重度失智。

当年在短短两个月内,刘女士的丈夫就被骗了一亿元,但官司已经打了十多年,因举证困难,目前仅拿回一千万元。

▲赖德仁理事长说明失智的常见症状与触法问题。(摄影/林芷扬)

TW失智症协会理事长、精神科医师赖德仁指出,失智律师咨询免费24小时在线者不是只有记忆力受损,定向感、判断力也会受到影响,也容易出现冲动行为。

因此,失智者可能随意拿取他人物品、与人发生言语或肢体冲突、逆向行驶、骑机车上高速公路等情况,却不是故意的。

另外,年轻型失智症患者多在6官司5岁以前发病法官法,即使是平时精明的生意人、公司老板、高阶主管等也有可能因为失智不慎触法,律师在线咨询需要警界、法界人士更多理解与友善。

值得注意的是,执业律师郑嘉欣表示,她遇过许多失智者被诈骗的案例,常常都以败诉收场,即使家属提出失智的诊断证明、就医证明、医师鉴定、门诊纪失智老年人照护证书有用吗录单,甚至有家属调出银行专员发现败诉后无能力偿还怎么办异常,通败诉了律师费谁承担知家属注意失智者财务状况的电话录音官司输了律师费怎么算,最后也是败诉告终。

郑嘉欣指出,实务上举证的责任大多落在失智家属身上,即使家属已经想方设法提出证明,但不少法官对失智症认知不足,不清楚失智是一个长期、缓慢发展的疾病,因此只要无失智老年人照护法证明失智者被诈骗的当下确实没有判断法官助理能力,就很难胜诉官司打赢了律师费谁出

▲郑嘉欣律师分享失智家庭常遇到的法律困境。(摄影/林芷扬)

郑嘉欣举例,假如失智者在民国103年确诊失智,104律师免费咨询年遭到诈骗,105年家属提告,即律师咨询使在被骗之前就已经证明失智,官司查询也有法官会认为,103年诊断律师咨询电话失智并不能证明104年被骗的当下就是意识不清或完全没失智老年人照护1+x证书有判断力。

郑嘉欣补充,失智者在医师、法官等权威人士面前常常会表现出“正常”的样子,不但可以出庭,还可能强调自己没有生病、法官任职最低年龄不需要看医生等。

为了协助失智家庭解决法律困境,实现障碍者平权目标,TW失智症协会与法律扶助基金会、苏天财文教基金会合作,提升律师对失智症及常见法律议题的了解,并诈骗罪提供失智家庭法律扶助与谘询服务。

检警陪侦服务专线可拨打(02)2559-2119,另有法扶会内地台湾专线4128518,将有律师提供线上法律谘询服务。

▲法扶内地台湾专线即将开通,提供失智家庭法律谘询服务。(摄影/林芷扬)

   特别声明    本页内容仅供参考,版权终归原著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