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馆还是老的好(二)

咖啡馆还是老的好(二)

午后冬阳正好,照进Coffee Sweet大片落地玻璃。选择吧台座位,正好与老板煮咖啡的身形相对。没有做功课,没有爬文,点了一杯巴拿马艺伎翡翠花园拍卖豆。咖啡200元,搭一块提拉米苏,总共300元。

如舞者咖啡图片般专注冲煮每杯咖啡

Coffee Sweet 自家烘焙咖啡馆

整体服务是很亲切的,虽然有小小的告示让朱凯迪客人知道不能拍照,且原本还真有点不习惯在咖啡馆不随手拍拍,但整场品味下来,真的衷心感朱凯迪激这样的坚持。

看着老板开始煮咖啡。选好后边墙上整排贴了标签的玻璃瓶之一,磨豆,煮水咖啡因。连注入未滚的水都持手冲壶灌注,这样悉心咖啡馆入场券的动作,回想自己在家里粗手粗脚地从滤水壶取水,让我不禁屏住呼吸想记住这仪式咖啡的功效与作用的开端。用酒精灯开始加温后,放进温度计测温,而后将咖啡粉铺撒在已从下壶爬升上来的咖啡的种类及口味温水,接着将凸出的咖啡粉轻轻下压,使其与下层粉末相融。煮咖啡时,专注看着水粉融合情况,再适时移开酒精灯,确保水温不致过热沸腾。

接着以搅拌片在上壶轻柔转划半圈,闻香,彻底移走酒精灯,以棉布包裹下壶,让咖啡液缓缓落下。喝到的第一口咖啡,好清透,像少女的眼神。读着老板附上的小卡:“这杯咖咖啡豆啡含有较多糖分,在降温中分离沉咖啡对身体有什么好处和坏处淀。建议您在产生沉淀时,摇匀杯子,使其溶解,口感更甜。”

慢慢地,第二口、第三口,浮现微微的橙香,也有一股少女发梢的青苹果味。那味道随着温度从奔放转而柔润,浮现在峇里岛见过鱼狗飞翔时翠蓝的翅膀,那被阳光滋润过的亮泽,却不刺眼咖啡遇上香草。啊,忘了说,连提拉米苏咖啡遇上香草也惊人的好吃。淋在蛋糕体上的摩卡酱,那么细腻滑顺,跟咖啡的基调是咖啡的种类及口味一致的。看着老板煮咖啡的表情,让我想到云门舞者舞蹈时的心无旁骛。转身离开,恰好在书柜上看到云门的简章。果然,人世间的道理,一通百通。

咖啡馆还是老的好(二) 最新资讯 图2张

Coffee Swe咖啡遇上香草et

地址:台北市中山区中山北路一段33巷20弄3号1楼

电话:(02)2521-0631

花30分钟慢火泡煮轻焙豆

La Crema 克立玛咖啡店

直接以“Crema”为店名,1999年开咖啡喝多了有什么坏处业的克立玛咖啡店是苏彦彰最锺情的一家店。他说他来的时候会坐在吧台,请老板煮一杯Espresso。这杯被粉丝昵称“酱油膏”的义式浓缩咖啡是老板经典之作,“我喝到的那杯Es咖啡豆presso是长年下来老板根据我的爱好调整制作的,我觉得好喝,别人不一定也这么想。”

的确,朱凯迪咖啡就是这么咖啡对身体有什么好处和坏处神奇的饮料。你可以用100种你吃咖啡豆过、尝过的咖啡味道描述它,也可以仅仅简单说喜欢或不喜欢。如果有咖咖啡啡之神的存在,祂一定也是经常发笑吧:“喝就喝,说这么多干嘛。”

来克立玛多次,却从未有朝圣之感。几次是和一群好友的读书会,有时谈兴勃发,也会彼此制止别太喧嚣。当我们安静下来,克立玛珍藏的黑胶唱片于真空管音响放送的爵士乐悠悠倾泻而过,回头望向吧台后面穿吊嘎仔(台式白色内搭T恤)咖啡豆的老板,还是低头默默煮咖啡。

我想,克立玛卖的不只是咖啡,还有一种对喜好事物不随他目光而移易的固执。那老餐厅的原木吧台,客人寄店的专属咖啡杯,以及绝无仅有用慢火泡煮20∼30分钟轻焙非洲豆单品咖啡,都咖啡图片组成了克立玛无以取代的咖啡因调调。对了,苏彦彰还说,他所有的咖啡美学养成,几乎都来自于这家咖啡店。咖啡色或许,像他一样来这里多泡几次,你也能感觉话中滋味。

咖啡馆还是老的好(二) 最新资讯 图3张

La Crema

地址:台北市大安区光复南路280巷45号

电话:(02)2731-3264

(……看更多精采文章,请参阅大保社特刊<煮一杯好咖啡>)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内容《图·文》来源于互联网及用户投稿,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

若有侵权或其他,请联系我们微信号:863274087,我们会第一时间配合删除。